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| 9 April, 2013 | 一般 | (2 Reads)
每年的春天都有不同的顏色,我唯獨喜歡桃花的色彩。 今年的春來得早,春風也格外暖,春風裡桃花也早早地綻放在枝頭。“桃花美,桃花艷,開在那三月間,……”聽著這首韻味無窮的桃花謠,欣賞著美麗的桃花:桃花積蓄了一個冬天的寒冷,一個冬天的寂寥,帶著滿腔的期望伴著和煦的春日來到人間,灑給春天無限的希望。 你看陽光裡的桃花,一瓣一瓣地反射著耀眼的光芒,向後退,放眼望去你會看見一大片一大片的的玫瑰紅,那鮮艷欲滴的玫瑰紅能把心靈染透。這時你會感到桃花不僅清淡文雅,集聚的桃紅還深情似火。這一片片的玫瑰紅燃燒著你的希望,那一片片的潔白定能讓你體會出燦爛的率真。潔白晶瑩的桃花,也能讓春天的顏色絢爛起來。白色的桃花潔白如玉似棉,如雪的花團,像朵朵潔白的雲,遠遠望去讓你神秘莫測,桃花叢中有一位美麗的小姑娘在照相,那粉紅的臉蛋在潔白的桃花中間,又似一朵光輝燦爛的花朵。這美讓人怦然心動,定會吟出“人面桃花相映紅”的詩句。這樣的景致,怎能不讓人讚歎不已? 桃花美景讓人醉,桃花四溢的香氣瀰漫在春天裡,讓春天有了沁人心脾的味道。溫暖的陽光下,尋著花香,飛來了勤勞的天使——小蜜蜂,它飛旋在花叢中,聞聞這一朵,嗅嗅那一朵,朵朵不放過,它們在釀造甜美的生活。桃花也競相開放,圍著蜜蜂朵朵爭艷。 迎風迎日向太陽,桃花盛開在年年春天裡,桃花盛開在蝴蝶飛舞的季節裡。蝴蝶盤旋在桃花林中,描寫著一疊疊的夢想。一隻漂亮的彩蝶是來尋找愛情的吧?一對比翼齊飛的蝴蝶,恰似一對戀人飛入花叢中,它們採集著甜蜜幸福的愛情。 通向幸福快樂美麗的路是桃花鋪成的。春雨過後,桃花謝了,桃花來得早,走得快,還沒讀懂桃花的美麗,還沒品出桃花的韻味,還沒來得及讚美,一陣風雨吹落了粉紅,吹走了白雲,花瓣在春風裡鋪成了一條美麗的路:梨花開了,杏花開了,牡丹艷了……百花齊放了。 春天是迷人的季節,桃花裝點了春的絢麗多彩。桃花去了,那玫瑰紅似的彩雲依然在我腦海飄蕩;桃花去了,那朵朵潔白依然在我心頭纏繞;桃花去了,留給了我無數多姿多彩的夢。 又是一年桃花絢麗。我讚美桃花美、桃花艷…… 桃花閃爍的美讓我應接不暇……

| 4 April, 2013 | 一般 | (3 Reads)
低著頭看著水面蕩漾著的一圈圈波紋,心裡就莫名的惆悵。惆悵,多麼險惡的字眼啊!阿雪說過惆悵是慢性毒藥,而此時的我正一步步邁向死亡。 人都說似水流年,而我從未發現時間的流逝,而膨脹的時間和空間把我帶到茫茫大漠,只剩下極度的空虛。 我在北方的一座小城中求學,這比南方喧鬧的都市多了份寧靜與和諧。北方城小,小城自然就更小。從市中心到郊區僅有不到兩公里路程,逛完全部也僅用了半天的時間。有時我還真佩服阿雪就這樣的地方她就能每天樂不此彼的逛街。我不禁感歎,女人也許這有在這個時候才能體現她們沒有退化的運動細胞。 我討厭上課的感覺,尤其是數學課,而我們的數學老師就更厲害了,他居然能讓我更加的討厭數學課。我開始迷糊、頭暈目眩,分不清東南西北,走在大街上竟然忘記回去的路,傻傻的在人群中行走,遊蕩在各個角落。忽然看到一座破舊的圖書館,此時的我像抓住救命的稻草般,直接鑽了進去。這是一座二層小樓,破舊的地板和一位老態龍鍾的管理員,顯示著它的年代久遠。 “可以看書嗎?” 彷彿過了半個世紀。 “可以。” 他隨手扔過來一本泛黃的登記簿。走在昏暗的走廊裡,自己的腳步聲在走廊裡迴盪,死一般的寂靜,讓我心裡發楚。無聊的翻看著年代久遠而又乾淨的書,終於找到一本8年前的地圖冊,在老頭驚訝的目光中登記完畢飛快的逃離了這座鬼蜮,然後拿著8年前的地圖冊奇跡般的找回了歸路。 快樂的時光終是流水般飛快,然後沉澱,等待人們再次攪渾而回味;而寂靜的時光總是被慢慢拉長,生活的味道被漸漸的稀釋,最後變得索然無味,讓人不知生死。而臥發現生活的沉澱正在慢慢消失,生活的味道也在漸漸淡化,我開始恐懼、害怕,不顧一切的打開心湖,讓它波濤洶湧。然而風卻越來越大,浪也越來越高,最終堤毀水瀉,再次回歸平靜。此時的平靜已不復當初,而是更加的死寂。 世事總是難料,那座被我稱之為鬼蜮的圖書館反而成了我避風的港灣。在這裡讓我有種說不出的感覺,沒有世間的喧囂,平靜而不寂寞,是心靜下來了。這棟小樓彷彿就是一個世界,這個世界上只有兩個人,一個是我一個是他。 我向來討厭課堂上中規中矩的感覺,然而世上總是充滿無奈,為了保持在師長心目中的形象,這一保持就是十幾年,向來不願給自己的過去下定義,因為我知道那一定是破爛不堪,即使有精彩的時候,也只是流星般的剎那。小書樓彷彿成了我幸福的起點,因為不論什麼煩心的事兒,只要在這裡深呼一口氣,便什麼也忘了。 書樓裡的書很多也很雜,古今中外應有盡有,但似乎近兩年再也沒有進過新書,因為我看過最近的一個版本的還是三年前的。我無法在讓人窒息的教室裡老老實實的上自習,因此自習課我總是逃課。騎著單車來到小書樓看幾頁書,做幾道題,在這裡才體會到非寧靜無以致遠,非淡泊無以明志。我讀書很廣泛幾乎什麼都讀,但魯迅那個時代的書卻從來都是敬而遠之,我覺得那段時間太過陰暗,寫的書也讓人心裡落塵。而古書籍卻是我最愛看的,從《春秋》到《山海經》我幾乎都翻了個便。有段時間我看《周易》,雖然不是很理解,但卻記下了天干地支。兩儀、四象、八卦等。有時候騎著單車在城裡晃悠,看到算命的也上去湊上去看看,讓我失望的是,居然沒發現到底怎麼才能把那些學以致用。 有段時間我覺得非常煩躁,視書本為仇人,見到就想扔然而理智告訴我不可扔不可扔,否則老師很生氣後果很嚴重。而這樣使得我更加煩躁。阿雪說:“現階段的主要矛盾是你和書本的矛盾,而書本可以等效於父母老師,你敢起義麼?”我馬上焉了。呆在教室裡我就頭痛,真的很想書本一扔,轉身走人。但經過我和阿雪無數次的推理論證其結果只有一個:come back, go on. 和阿雪是怎麼認識的進不清楚了,當初我老是記不住她的全名,只是知道有個雪字,於是就叫她阿雪。阿雪是個很爽朗的女孩,遇到人都會叫哥們,和她在一起的時候很容易忽視她的性別。然而這樣的女孩的內心深處卻藏滿了陰鬱,有時候我問:為什麼你會這麼憂鬱。因為我們是一類人。她回答。 北方的天氣陰冷而乾燥,大地之上一片蒼茫,在雪地上行走,厚厚的積雪踩上去吱吱作響。有時我感慨:啊!雪真TMD美!阿雪會“親切”的送我一個雪球。我在佈滿積雪的場地上來來回回,用腳踩下深深的腳印,然後抹平,再踩再抹,如此反覆。偶爾會在雪地上寫下幾個大字以抒心中之情。我和阿雪通常在週末的下午,坐在廣場後面的長椅上,一手拿著大甜筒,一手拿著心心相印,吃一口大甜筒,擦一下鼻涕,說著並不好笑的笑話。 有很長一段時間,我和老頭是在對峙中度過的,我們坐在對面大眼對小眼。我是個本性多疑的人,如此想像著把對方當做敵人,想必是這棟房子太過於安靜了,到畢業為止我僅見過他一人。我想像著他是個惡魔,向孫二娘開黑店一樣,不過他開的是圖書館。又或者他是一個魔鬼,專門誘惑那些心志不堅的人,而臥知道我就是一個心志不堅定的人,想到這我就不敢再想了,害怕自己陷入恐懼之中。又或許他是一位世外高人,在這一片淨土安享自己的時光,而我的出項打破了它的寧靜,從此他恨極了我,正在準備給我教訓…… 我發現我總是往不好的方面想,想著想著就將自己置於了死地。 在這棟小樓裡我終於發現一些常住戶,那些灰色長約八公分的老鼠,試想一下在你看書的時候,老鼠給你伴奏,或許別有一番風味。面對這些土著,我很想像卓別林和米奇一樣產生一段人鼠友誼。於是我每天都會帶上一些麵包去餵它們。很快我失望的發現,我竟不能確定幾次喂的是不是同一隻,真不敢相信卓別林的車庫裡僅有一隻老鼠。 高三的牢籠中將我們網住巨大的升學壓力讓我們抬不起頭來,在這個壓迫的年代,我們被揉搓拍打成各種形狀,在六月的烘爐中培烤,然後送給各個高校。我發現我很像古代的馬,而且有一些叫伯樂的人善於相馬治馬,莊子這樣說他們:及至伯樂曰‘我善治馬。燒之,刻之,難之,連之以羈,編之以阜棧,馬之死者十二三矣;饑之,渴之,馳之,驟之,整之,齊之,前有橛飾之患,而後有鞭之威,而馬之死者過半矣。由此可見伯樂是個虐待狂,而我們的命運居然與馬重合。 五月已是艷陽高照,我們掙扎著等待著最終的審判。老師夾著課本和試卷大聲的尖叫,我們低著頭看完一本換一本,做完一道換一道,空氣開始粘稠,呼吸變得困難,終於我受不了這種氛圍,逃離了教室,來到了小樓,相對於教室而言,在小樓的感覺是多麼的讓人舒適和愜意。回到小樓,老頭只是對我笑笑,那種笑容我看起來是多麼的意味深長,彷彿是對我的肯定,於是我就心安理得的恢復以前的生活。 貝貝依舊很努力,努力地使自己符合老師的要求,整天蒙在書本中,只是偶爾陪我出來走走,看著阿雪爽朗的笑容已不見,貝貝甜甜的笑容中泛著的那絲苦澀,楊楊那束之高閣的球鞋、球拍,我心中就充滿了恨,恨老師家長學校,全世界和自己。終於有一天阿雪拉著我跑了出來,她說她很想跑步。那就跑吧。我爽快回答。於是兩個人在三十度的高溫下在操場上跑了起來,幾圈以後,我的視野開始模糊,星星圍著天空旋轉。我對阿雪說:“你沒事吧?”她回答:“沒事,還好。”於是我放心的暈了過去。 終於高考了。 考前的晚上我數著綿羊睡著了。 朦朧中我來到一個大殿,大殿上又很多人有認識的不認識的,楊楊、阿雪、貝貝……都在我身邊。我們胸前都掛著一個號碼,。這時,來了一群人,掃視了一下所有的人,帶走了一些人,讓後進來另一批人,再帶走一些人,就這樣大殿的人不斷減少,楊楊、阿雪、貝貝一個個從我身邊走過,我想喊住他們,張開了嘴卻發不出聲音,想拉住他們卻抬不起手,終於他們都走了,我也麻木的跟著另一群人走了,走上了一條陌生的道路,突然我回頭大喊;我愛你們。 我愛你們,我愛你們,我愛…… 只有這些聲音在空間中迴盪。